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PP客户端 数字报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
网评员有话说| 大咖驾到| 政策图解| @安网| 新媒体影响力排行| 安徽安全| 福建安全

我的泪流下来

中国应急管理报社《编采之友》 作者:苏静 2018-05-11 10:42:09


时光是最好的老师,经典的散文一样如此。学生时代《背影》一文背诵得滚瓜烂熟,儿时虽然能够背诵全文应付考试,却未必真的能读懂,那时常常想作者唠叨的都是琐事、小事啊;但现在看来,细节显功力,经典最永恒,最可怕的是作者高超的写法隐藏在描写小事,着力点却要拨动每个人的心弦。

人在江湖,身不由已。人到中年,需要上班养家糊口,也不能不分担家务,柴米油盐,每一件属于自己的小事、工作,都需要自己扛起来走下去。虽然老家距离我住的小家只有百公里,可我只有每个月歇班的时候才能回老家看一看。上个月歇班回老家探望父亲,再次强烈感到前辈先贤朱自清先生经典散文《背影》的魅力。

每次回老家,我的父亲都再三嘱咐我,不要花钱买东西,不要来看他,不要和人家闹矛盾,安心上班就行了;但我知道,他年龄大了,最近又犯了胃炎,我还是坚持至少一个月回家一次。回到老家推开门,一个月不见,父亲显得又老了很多,鬓发霜丝又多了。他问我,吃了吗,没吃我给你炒个鸡蛋,他知道我爱吃他炒的鸡蛋。我说我没吃,咱们一块儿到街上吃吧。这次他没像以往一样回绝我,犹豫了一下,答应了。我骑着电动车,他一路紧紧抓住我的肩,生怕我走了,也许是为了多陪我会儿,就像小时候他骑着自行车送我上学一样。到了羊肉汤馆,他说买一份羊肚回家吧,“我们不外卖,只能在这儿吃”。我跑到操作间,经过再三商量,羊肉汤馆老板终于答应让我们买份带走(我心想,他爱吃什么,我就买什么,给他钱他也不舍得花),接着我又好说歹说央求他去服装店,给他添置了一双夏凉鞋、袜子和一件短袖、裤子,我生怕他舍不得穿,让他直接换上新的鞋和衣服穿着回家。他终于没再坚持,任凭我给他买,按照我说的办。正巧,电动车没电了,他让我回去,我执意陪着他推着车走回家。在我的坚持下,他还是答应让我陪他一起走回家。一天光景很短暂,这次他不舍得我走,我让他跟我们一块住,他不同意。坐在返程的车上,我又回想起小时候父辈的艰辛和不易。

父亲当了20多年的民办教师。小时候,我常常想家里太贫穷,父亲为什么不放弃当民办教师去干别的职业呢,80年代当民办老师也就几十块钱的工资,一大家人的生活来源主要还得靠种地;可在那个年代父亲作为我们村里的唯一民办教师坚持教到2003年;特别到冬天,为了改善家庭经济状况,经常需要算粉皮子;算粉皮子是个复杂的体力活,从收芋头到打芋头、熏粉面子、捏碎、搅拌、用大火熬制、出锅、晾晒、收集,一系列环节,一大家子忙起来不亦乐乎。父亲为了不耽误教学,常常将算粉皮子安排在休息日,而越到休息日,越是他最忙的时候。小时候的我很调皮,没少让父亲操心;80年代刚时兴黑白电视机,我因贪玩,常常到吃饭时间也不回家,每当父亲来喊我,我特不高兴,有时候自作聪明,认自己的死理和他顶嘴;实在说服不了我,有时候他有力的大手打过来,我赌气好几天不理他。

车上一个小男孩朗诵《背影》里的片段:“我那时真是聪明过分,总觉他说话不大漂亮,非自己插嘴不可。但他终于讲定了价钱;就送我上车。他给我拣定了靠车门的一张椅子;我将他给我做的紫毛大衣铺好坐位。他嘱我路上小心,夜里警醒些,不要受凉。又嘱托茶房好好照应我。我心里暗笑他的迂;他们只认得钱,托他们真是白托!而且我这样大年纪的人,难道还不能料理自己么?唉,我现在想想,那时真是太聪明了!”听着听着,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。(苏静)

 (作者苏静     山东省滕州市滨湖镇北徐楼煤矿)

相关大发欢乐生肖

中国安全生产报社新媒体中心维护,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84264351,客服QQ:2089959755

关于我们 | 投稿邮箱 | 版权声明 | 订阅指南 | 网站导航

互联网大发欢乐生肖信息服务许可证

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783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