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APP客户端 数字报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
网评员有话说| 大咖驾到| 政策图解| @安网| 新媒体影响力排行| 安徽安全| 福建安全

一个诗人的背影在风雪白桦树旁……——读《叶赛宁诗选》有感

中国应急管理报社《编采之友》 作者:万水平 2018-05-01 15:02:01

 

       这本叶赛宁的诗选是我高中补习时语文老师送给我看的,那时读诗写诗上了瘾,老师在一个早晨拿着这本叶赛宁的诗选给我看,她说:“你好好看看,这就是诗。”这一看一晃就是几十年了,书的封面也翻烂了,但不管怎样看叶赛宁的诗,我总有一总感觉,那就是眼前总出现诗人在风雪弥漫中,站在高高的白桦树下的背影!我想诗人心头一定感到很迷茫!


      诗人叶赛宁在《“我漫步在……”》中写道:“啊,洁白的花绣,你好!微寒已烧沸我的血液!我愿那裸胸的白桦,把身体紧紧相靠相依。”诗人对白桦树的依恋,由此可见。在《白桦》中,诗人从内心发出感慨:“洁白的白桦树,站立在我的窗前,披一身雪粉——好似银子镶嵌。”看似是环境的描写,但却透露出诗人的心是忧伤的:“当人在暴风雪中感到郁闷,才悟出他那歌喉的优美而清亮。我愿单脚站立在路旁——像一棵孤独的大树那样。”可以想象,诗人的内心是孤独的,忧伤的!他也奋进过,战斗过!歌唱过。他在《“拉起红色的手风琴……”》中唱道:“燃烧在心中的莓果,闪出矢菊的光色。我拉起手风琴,歌唱那双蓝色的眼睛。”他的心中充满了幻想,期盼生活美好起来。他讴歌时代的发展,他为时代的奋进唱起了战歌,在为新时代歌唱爱情,是那样的让人神往。


      但最终,他感到他与那个时代难以融入进去:“风雪正急速地旋转,旋转,那是别人家的马车奔驰在田间。”从歌唱美丽的新生活,到最后自杀,叶赛宁走过了一段漫长的路,这段路虽然只有十几年,他到离世时,也就是30年,但是他当时渴望新的社会,到对新的社会的质疑,最后难以进入到新的社会当中来,不得不自杀。总有这样的一些人,他们处在新与旧的社会更替期,他们生活得非常矛盾,一方面,他们希望社会变革,另一方面,他们在新的变革的社会中呆了一段时间,却对新的变革的社会心生不满,最终导致做出一些不明智的举动来。


      可以说,叶赛宁就是这一类人吧!他刚开始对新的社会感到充满了希望,讴歌起了对新的社会的期望,但不久后,他发现新的社会与他想象的大不一样,他感到迷茫,在彷徨中忧伤:“乌云和树林紧紧连接,芳香的雾霭迷迷茫茫。从车站马车辗过泥泞的道路,已经很远了,离开可爱的家乡。”他也希望自己还沉迷在当初迎接新社会来临时的兴奋之中:“我不需要墓边的叹息,诺言不必拥抱秘密。谁能教会我不醒,让我永远生活在梦中。”最终他感到了与这个新的社会格格不入:“野樱,雪片般地泼洒绿荫,小鸟,欢唱在树林,我奔走着,趔趔趄趄,忿怒地把花瓣儿撒遍田埂。”他迎接新时代的优美的歌声,他对新时代的迷茫,尽情地在诗中得到了显现!前期叶赛宁的诗充满了激情,充满歌者的向往;后期,他的诗带着忧伤的歌,他毫不掩盖自己的思想,尽情在诗中展现出来。而后期他的诗充满了迷茫的忧郁,看了他的诗,我自然就想象出一个诗人在风雪中,站在白桦树边的身影了!


      叶赛宁虽然走了,但不管他前期的诗也好,后期的诗也吧,他的诗优美动人,充满了灵气!(编采之友)

(作者:万水平  江西丰矿集团《丰矿工人报》社)


相关大发欢乐生肖

中国安全生产报社新媒体中心维护,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84264351,客服QQ:2089959755

关于我们 | 投稿邮箱 | 版权声明 | 订阅指南 | 网站导航

互联网大发欢乐生肖信息服务许可证

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7833号